[YOI/俄羅斯組] 尤里來到雅可夫家族第一天之類的

腦補尤里剛來聖彼得堡時候的維克多的反應
大概不會有後續

[YOI/勇維] 崇拜你

from x
*捏造角色視角




收到叫車的呼叫,看起來相當年輕,而實際上已經工作三年多了的計程車司機放下手煞車,前往客人的上車地點。

這幾年來觀光客越來越少,但那個地方,因為前段時間有個國際級的名人來短住了一陣子,吸引了不少國內外的粉絲追隨他而來,在長谷津的計程車司機們都說,最近常常接到要去那裡的客人,或是要從那離開的。真令人驚訝,大家說。那麼多人專程而來只為了一睹偶像停留過的地方。

[YOI/奧尤] 夜空中最亮的星

from x

看見金髮的男孩揚著下巴闊步走向場邊準備上場時,奧塔別克不自覺地直起靠在椅背的上身,興奮又緊張。那個去年在夏令營令他印象深刻的男孩不出所料地入選了國家代表,僅十一歲就拿下大大小小的獎項。

[YOI/奧尤] 如果你冷(張懸ver.)

from x

謝幕的場上,選手們齊登場,互相拉著手,四面鞠躬謝謝他們的支持者,謝了好幾趟,每次深深鞠躬完,一有人鬆手就又會有人帶頭起再謝幕一回,歡呼聲漸弱又呼起,聽見還有人為他們留候,他們就更忍不住多待一會,彼此的位置換來換去,冰刀痕打轉著分不出交會的是誰和誰,不捨離開,希望留下的記憶能深得洗冰車擦不去這些燈光下閃耀的存跡。

[YOI/奧尤]獻給總是美麗的你


from x
*多年後捏造之BE


你鎖上錄音室的門,而約好待會一起去某人家聚聚的另兩個錄音師在電梯前等你。

聽他們聊新來的櫃檯是哪所大學第幾屆畢業,抬頭看著樓層燈發呆的你被推了下肩膀。喔,對。你說。我也是那所大學。從冰場退役後,回到阿拉木圖申請了學分班,專心進修,偶爾出席公益場合,但再沒有過正式的演出。

[YOI/奧尤] 不約而至@奧尤婚禮

[YOI/奧尤] 一些無法見面的折磨後遺症



拉上窗簾的巴士開過短隧道,被拆解分段的陽光橫掃而來像監獄用來監視越牢者的探照燈,一節一節逐跑,追著他們。

「還要多久才會到啊。」

車開了好幾個小時,尤里和奧塔別克坐在離門最近的雙人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