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勇維] 隨寫

對生長在雪國的人而言,滑冰大概就像在後院玩耍一樣吧。Victor Nikiforov也不例外,但這也僅限於他還相當小相當小時候。從他正視滑冰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把這件事當成玩耍過,說實話,他已經想不起單純玩耍的感覺咯。有些選手把溜冰場看作競技場,把滑冰當做生死的搏鬥,可他想不起,自己是否也有那種時刻呢。他從沒辜負過別人對他在滑冰上的期待,他不真正知道「與人競技」是什麼感覺。他不真正曉得努力卻不成功是什麼感覺。但同樣地,別人也難以想像他嚇人的努力在他自己眼裡看來居然如此理所當然。


不難代入其他人的心境的。去融入各種角色,對他和其他選手而言是再基本不過的事情了。但只是融入也不足夠。「別小看觀眾,他們是世上最貪婪的生物。」笑言——而我也是個相當貪婪的人,所以我並不吃虧——這些他沒說出口,只是用笑替代。銘灰色的瀏海下隱約遮住的靛色眼睛,笑時眼角會拖起尾巴。「當然咯,我也不年輕了嘛。」他仍笑著說。沒人知道,他心裡曾不曾怕,他很少流露軟弱的一面,不像勝生勇利,勇利緊張的時候,光看著就彷彿也聽見他的胃絞痛的聲音。
雖然很壞心,但勇利上場前瑟瑟怯懦的樣子,可是還在役時的Victor的場上茶點,勇利那表露無遺的內心戲,看著實在有趣。明明他毫不需要對自己不自信的啊。場上和場下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Victor初來到勇利家鄉時,才明白,原來如此,所以他才會是這個樣子的啊。無時無刻被暖呼呼的感覺包圍著,無論是皮膚、胃、血液,全都暖呼呼的,原來他是帶著這些東西,進到凜冽的滑冰世界的啊。

Victor的所有生活都奉獻給滑冰了,像這樣逐步了解一個人,是件極其新鮮的事

「並且會越來越貪婪呢。」Victor斜身,靠在認真聽著樂曲的勇利肩上。

「不過呢,勇利他啊,卻能一再地一再地證明,我的想像其實還很普通。」

「⋯⋯抱歉,Victor,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勇利摘下耳機:「我沒聽見。」

「沒事。」

「肯定有事。」

「真的沒事。」

「⋯⋯是嗎。」

「我餓了。」

「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嗎。Victor有什麼想吃的嗎?」

「嗯⋯⋯都可以。勇利想吃什麼呢?」

「我嗎⋯嗯⋯⋯嗯⋯⋯⋯⋯」

Victor知道,勇利現在腦海裡肯定正在以各種沒必要的考量在篩選回答。

「想好了嗎?」

「嗯⋯⋯等等,你別睡啊,不是要去吃飯嗎?」

「因為太舒服了啊。勇利的肩枕。」

「說什麼啊。好了!走吧、走吧。」

「想到要吃什麼了嗎?」

「沒有,不過出去就知道了吧。好像有點冷呢⋯⋯怎麼了嗎,一直看著我。」

「沒有,只是覺得這樣很好。」

「什麼意思啊⋯」

什麼意思呢。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Victor在心裡想。

沒有比這樣更好的了。



end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