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尤里中心.奧尤] 陌生寄望

*設定: 尤里最後一次青年賽,第一次在賽場見到奧塔別克。



這是尤里最後一次參加青年組比賽,他一點也不緊張,心裡只想著明年終於可以登上成人組的事情。

雖然現在前面有個維克多,但維克多和他足足差了十二歲,維克多總不可能一直留在賽場上,即使尤里不是相當有自信能現在就追過維克多,但他想擊敗的本來就不是現在的維克多,而是維克多的「紀錄」。維克多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個前人罷了,和其他選手不同,尤里並不覺得維克多的存在是個壓力。

他是前途無可限量的十四歲,「未來」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尤里!」雅可夫訓他:「小心太過高傲會是你的致命傷!給我專心一點,都到比賽這天了還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

「我才沒有。」尤里回:「再說——是對手們都太弱了。」

「尤里!講過多少次,給我管管你那張嘴巴。」

「是、是。」

維克多笑:「沒關係啦,就是這樣他交不到朋友,才能認真滑冰啊,雅可夫。」
「蛤?才不是你說的那樣,而且我也不需要朋友。」尤里仰頭瞪著維克多。

「維克多,你也是。」雅可夫說:「雖然並不擔心你會出錯,但也不要掉以輕心。」

維克多用笑回應,而雅可夫一臉不太信任他的樣子。

見狀,維克多開口問:「雅可夫為什麼這樣看著我?今年會是你最後一次帶兩面金牌回去咯,高興一點嘛。」

「雖然我不否認,但我真希望你們兩個偶爾可以想想『謙虛』兩字怎麼寫。」雅可夫冷冷地說。



「尤里要好好地看喔。成人組的比賽。」報到完畢,準備分開時,維克多說:「明年就換你了。」

「喔,我會看。你最好不要失水準。這樣我打敗你的時候才有價值。」

「別只看我啊,你會碰到的對手可不只有我。」

「我知道啦。」尤里不高興地撇嘴。



一個個都是把他當小孩子在看待,每個人都喜歡對他囉唆個沒完。煩死人了。



尤里走向青少年組的準備區,眼神兇惡的他讓人無法靠近,沒有人敢向他搭話——看什麼看,要看等老子上場時再看,真想問問這些人到底想幹嘛。

尤里不想和任何人對上眼,所以故意放低了視線,沒有注意到其中某一道視線和其他人不同。



金牌毫無疑問地由呼聲最高的尤里拿下,雖然出了些小差錯,但那並不影響他的金牌。

尤里換完舞衣出來時和一個選手擦身而過,尤里瞥眼望過去時,隱約覺得對方好像也看著自己,但那發生的時間太短了,尤里並不確定。



剛剛那個人是哈薩克的那個選手吧。



尤里手撐著頭在觀眾席一角,等著看維克多的比賽。

即使自己的目標是中止維克多的連霸紀錄,但這一會靜下心來好好地看成人組的比賽時,尤里才確切感受到成人組與青年組的差距。

他真是迫不急待要將這些老人們踩在腳下了。

哈薩克的那個上場了。尤里看得目不轉睛,會是難纏的對手啊。尤里立刻打開手機查他的資料,十七歲嗎⋯尤里心底有些期待,但他很快就按下那股雀躍。

這是敵人啊,敵人。自己才不羨慕像維克多和克里斯那種擁有各種共同比賽回憶的關係呢。才不羨慕。

說到維克多和克里斯⋯兩人都擁有強大實力和鮮明風格,這個哈薩克人的舞步,也一副自有格調的樣子⋯真好啊,可以融入自己國家的文化編舞。生在花滑怪獸產地的他可不願意也不喜歡這麼做。

找尋風格這個課題最初是維克多提的。



「尤里你啊,最缺乏的就是素養了。只注意技巧的話,你的表演會缺乏靈魂喔。」

「他現在不需要那個。」雅可夫反駁:「不是人人都像你打出生來就泡在充滿藝術薰陶的環境裡,別以為所有人都覺得吸收那些東西就跟呼吸一樣簡單。」

「咦?尤里現在不就是還在長大的階段嗎?」

「給我閉嘴。老阿伯。我明年就升上成人組了。」

維克多假裝沒聽見尤里那個稱呼,好聲好氣地說:「至少要找到自己的風格。否則很快就會被觀眾唾棄喔。就算你有再動人的外表也一樣。因為外表可是你無法控制的。」

「啊,的確呢,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歲月殘酷的變化呢。」

「你剛說什麼?⋯尤里?嗯?」維克多笑問。

「⋯沒有,你聽錯了,我沒有說話。」



——那時維克多的話一直留在尤里腦裡,他也明白,想要滑出像維克多那樣的滑冰,就得擁有更多養分才行,否則就只能永遠倚賴雅可夫,要成為下個時代的王者的話,光現在這樣可不夠,即使他已經超前同輩人許多了,但他還要更多。



比賽結束後回去的路上,不曉得為什麼腦中一再出現的不是維克多的滑冰,他明明一直都是拿維克多當假想敵,但現在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反而是最後一名的勝生勇利的舞步⋯尤里嘖了一聲。

雅可夫送尤里回選手公寓,下車時,冷風迎面吹來,一雙黑色眼睛在尤里的心裡打開,尤里又嘖了一聲,是怎樣,這次是第三名的奧塔別克嗎。

尤里拖著裝著冰鞋和舞衣的行李箱上樓,奧塔別克的幻影在眼前,出現在樓梯間,在階上跳冰,出現在扶手,漂亮的轉身。尤里越想,就越覺得奧塔別克比賽時的那專注無比的雙眼好像真的是盯著自己,而不是隨意盯著某處一般。

那是衝他而來的。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那個好像有什麼話想說,卻非常沈默的眼神,背後彷彿寄述著什麼讓他莊重以待的深厚情感。是因為在走廊上擦肩而過時和他對上眼的關係嗎⋯⋯煩死了,想不出來。不管怎樣,明年見吧。

尤里打開門,聽見愛貓的歡迎聲。

「我回來了。我贏了喔。」尤里對著他的貓說。

只有這種時候,他才會輕聲細語地說話,除了爺爺和愛貓,他還沒有第三個能被他這樣對待的對象,他也不期待會不會有那第三個人——嘴上是這麼說啦。



不管怎樣,明年見吧。後年、大後年、大後年的再後年都是。等著瞧。



多希望有一個人和自己一樣花整年的時間只為和彼此見一面,用盡力氣告訴對方自己這一年過得如何。多希望能有一個讓自己期待的人。多希望不是個巨大的背影,而是能在整個選手生涯裡與他共舞一個冰場的人。多希望。





關於尤里十四歲的煩惱。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