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60分創作:假面舞會


奧尤60分創作
活動來源 plurk@otayuri60min

▒ 沒設定的亂設定



12:33:15

需要費力才能揭開的厚重黑色大簾幕後是個左右都是落地窗的大廳,大廳裡頭不比夜晚亮多少,只有從窗撒地的月光和綴在天花板如星點的弱小紫光在發亮,賓客們一個個戴著面具,各自成雙舞著。

身穿白襯衫掛吊帶褲的他,臉上戴著半面面具,上頭有銀色的鑚珠和尖錐墜飾裝飾,他的金髮盤上後腦,露出細瘦白皙的後頸,臉上唯一露出的唇垂低著,他手叉口袋,進來舞會後便一直站在角落,到處掃著眼光似乎在找尋什麼人,可每個人都戴著假面的情況下,找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人來邀他跳舞,是個穿短裙的女孩,他看起來不樂意,但還是將手上的調酒放下,陪女孩跳一曲。女孩被他摟著腰,發現他比想像中還會跳舞。女孩被他深深吸引,想像起他面具下的臉會是什麼模樣,分心的她踩到了他的腳,他暗哼一聲,很不高興的樣子。女孩稍微嚇到了,正想道歉,此時一隻手從女孩背後伸出,將女孩換了出去,動作流暢得像是他們彼此排練過一般。

戴著黑色面具的男人牽著銀色面具的他轉了一圈,扶著他腰將他摟進自己懷裡,兩人的胸幾乎貼在一起,銀色面具的他知趣地跳起女生的舞步,讓黑色面具的男人帶領他,許多人都不禁停下來看這兩個人。

兩人跳得既像熱戀中情人的熱烈,又像分手後的情侶在互相較勁,兩人的舞步越來越激情,也越來越色情,讓旁人看得直吞口水。每每黑色面具的男人的手在銀色面具的他身上多留一秒,銀色面具的他便會巧妙地回應,一邊不讓黑色面具的男人更進一呎但又一邊用身體有意無意地蹭上他的脖間與腿側,似誘惑也像陷阱。

音樂停了,樂隊換譜的時間,這兩人站著互望,途中兩人一句話都沒說。

此時黑色面具的男人拿起手,捧起銀色面具的他的臉,用指腹畫他的唇。

銀色面具的他咬住他的手指,臉仰著,像是在看他,即使面具遮住了他的眼睛。

銀色面具的他突然吻上黑色面具男人的唇,先是伸舌狠鑽了一番,再如野獸撕肉一樣用齒咬拉他的唇。

「尤里⋯⋯」

「我不是尤里。」銀色面具的他說:「你不認識我。」

「那我不能吻你,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他又不會知道。」

「我喜歡你。尤里。」

銀色面具的他頓時愣了一會,然後低下頭,向黑色面具的男人腹部搥了幾拳。「走吧。」然後他抬頭突然說。

「去哪裡?」

黑色面具的男人被銀色面具的他拉著手,穿出舞會人潮。

「私奔,我們私奔。」銀色面具的他說。「去一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不必戴面具的地方。我們私奔。」

黑色面具的男人猛地將銀色面具的他抱起,扛在肩上。

「你要幹嘛?」銀色面具的他問。

「不用私奔,我要把你偷走。」

銀色面具的他笑:「這跟私奔有什麼兩樣?放我下來。」

「不放,把你偷走代表你是我的所有物。即使是偷來的也一樣。」

「喔,所以你的說詞就是『隨便從舞會裡偷了一個人,誰知道他正巧是尤里・普利謝茨基。』嗎?」

「不,我會說我會就是看準了是尤里・普利謝茨基才犯罪的。」

「即使我戴著面具。」

「即使你帶著面具。」黑色面具的男人說:「我不會認錯你。」

銀色面具的他似乎很滿意,像條貓睡在黑色面具男人的身上。不過他還是說:「這個姿勢不太舒服,放我下來。還是你已經忘了讓我舒服的姿勢是什麼?」

黑色面具的男人沈默以對,僅用加快的步伐回應,而銀色面具的他彎著嘴角,一路上繼續在黑色面具男人的頰邊耳語著什麼。





01:21:52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