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R18] 友達>>>>>戀人 事件

cwt45來場感謝無料






「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的。」

奧塔別克如此深信著。



認識的第三年,奧塔別克才向尤里告白,在尤里生日的時候,奧塔別克突然飛了過來,出現在聖彼得堡的街頭,身邊停著租來的摩托車。尤里翹掉練習,帶奧塔別克觀光。

而聽到奧塔別克的告白時,尤里先是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張著大嘴就地當機了至少十秒,才邊笑邊咒罵:「你真的不是跟我開玩笑吧?媽的,如果是笑話,最好現在就⋯⋯」尤里說到一半,兩人都愣住了,因為尤里的眼淚開始撲簌簌地落下來。尤里忙用袖子擋住臉:「幹,我為什麼、嗚、我不是⋯」

尤里放聲大哭,哭得豪邁,他抓住奧塔別克的衣襟,半將奧塔別克拉向自己,半把自己埋向奧塔別克。

「⋯⋯本來是我想要先說的。你個狡滑鬼。你那麼悶騷。我真的好怕我會錯意。」
奧塔別克永遠不會忘記當時尤里一邊哭一邊笑彎的綠眼,那雙眼裡,映著自己,和滿滿的愛意。尤里真是太遲鈍了,自己可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只做朋友的啊,這三年,他對尤里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尤里愛上自己,尤里居然看不出他別有居心。

奧塔別克送尤里回選手公寓時,尤里還帶著哭泡的雙眼和擤過頭的發紅鼻子。

尤里坐在奧塔別克的摩托車後座,哭澀的眼睛被迎面而來的風吹得難以睜開。即使剛確認過彼此的心意了,上車時尤里還是尷尬著不曉得要不要將手環在奧塔別克的腰上。尤里猶豫過久以致錯失行動的時機,只好像平常一樣將手插在口袋裡,唯一不同的是,現在尤里可以大方地緊緊將身體貼在奧塔別克的後背,緊得能夠聽見奧塔別克心跳聲不對,尤里臉一紅,那大聲得要命的不是奧塔別克的心跳,是自己的。

他們把車停好後,一起走了一小段路才到尤里住的公寓樓下。

他們一前一後地上樓,奧塔別克問尤里,其他樓層住著什麼樣的人,尤里說,都是學生。奧塔別克接著問,那維克多和勇利住哪,這時他們已經到了門口。尤里邊掏鑰匙開門邊說,維克多住在離這四條街距離的大樓。

「明明一次都不肯讓我去他家,但豬排丼一來就讓他搬進去住。」尤里打開門,玄關四散著鞋子,沒有鞋櫃。奧塔別克認得每一雙鞋子,甚至知道哪一雙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買的,因為尤里什麼事都和他說,無論什麼事情都第一時間發訊息告訴奧塔別克。

尤里的公寓相當簡單,一室一衛浴的配置用簾子隔出了兩個空間,外邊當作客廳,裡邊是臥室,且理所當然地是單人床。

「晚上要擠一擠了。」尤里說:「你先洗澡吧,我去買點吃的當宵夜。」

「剛剛怎麼不說?」

「剛剛我可沒餘裕。」尤里惡瞪了一眼奧塔別克。

尤里借了浴巾給奧塔別克,聽著浴室裡的水聲嘩啦啦地沖響,尤里出門去附近的商店。尤里買了零食和一些酒,排隊結帳時,前一組客人正好是對情侶,尤里不禁在內心竊喜,從今天起自己也是狀態可以設為「交往中」的人啦。尤里不小心瞥見他們買的東西,一瞬間心思飛到遠外去。

店員催尤里結帳,尤里急忙退開,表示自己想起還有別的東西要買。

尤里重新排隊結帳,面無表情的店員一一將刷過條碼的洋芋片和酒裝進袋子裡,當店員見到被尤里放在最底下的保險套時吹了聲口哨。

店員仍然面無表情,但總算明白為什麼平常嗓門大得要命的金髮帥哥今天等結帳時不知出什麼毛病,竟帶著靦腆的表情還假意地玩著自己瀏海。

「交女友了?」店員收下錢時問。

「關你屁事。」尤里回,從袋子裡撿出那和保險套,收進口袋裡放著。

尤里回到家時,奧塔別克正坐在客廳,裸著上身,披著他給他的浴巾。尤里不是第一次看奧塔別克的裸體(嚴格來說是半裸),但現在兩人的關係不同了,加上口袋裡還放著⋯

「買了什麼?」奧塔別克問,身上帶著沐浴乳的香氣。

「⋯一些喝的跟零食,現在附近只有這個。」尤里低著頭,將袋子裡的東西一一拿出來,尤里將酒遞給奧塔別克時,順道抓住了奧塔別克的手。「奧塔別克。我問你。」

「什麼?」

「我們真的在交往嗎?所以交往就是這樣開始了嗎?」

「尤里。」奧塔別克雙眼直盯盯地看著尤里。「⋯⋯我可以吻你嗎?」

這個問題太讓人措手不及,尤里愣著,而奧塔別克像等待主人答案的小狗。

「你問我⋯⋯」

「你想要我吻你嗎?」

尤里露出苦惱的表情,但並不是苦惱於回覆,他內心的答案相當明瞭,只是往常那讓人覺得帥氣和溫柔的問法,換作這個問題,只讓尤里感覺十分害臊和羞恥。

尤里忍受不了這種感覺,轉以行動取代回答。他們相擁而吻,手上的酒已放到一邊去,尤里一路將奧塔別克逼向沙發,把他推倒,奧塔別克則順應著尤里的攻勢,雙手扶上尤里的腰,任尤里蠻橫地索取他的唇,尤里一路從唇吻到側頸,奧塔別克發出舒服的悶哼聲,他也沒讓尤里一個人忙,兩手已探進尤里的衣服,蛇爬一般地掌心游著尤里的腰、背,一路順上尤里的胸,抱著尤里細窄的身軀,兩手姆指指腹繞著左右乳首畫圈。

「唔嗯⋯⋯」尤里感覺腰脊處如觸電一樣地顫了一下,身體向前曲無法坐直,奧塔別克彎起膝蓋,讓尤里坐得更高一點,才能方便接吻,以及,尤里的腿也無法避免地張得更開。尤里的雙手掛在奧塔別克的脖子上,他繼續啃食奧塔別克的唇,邊吻邊有細碎的呻吟從齒間掉出。奧塔別克的那個精神飽滿地頂著尤里。尤里自己的也是。

奧塔別克掀開尤里的衣服,尤里配合地舉起手,將上衣脫掉,紅色乳點挺得高高地,奧塔別克一口含著其中一邊,尤里嚇了一跳,發出比剛才更加淫氣的叫聲。

「奧塔別克⋯你⋯⋯跟幾個人上過床?」

奧塔別克沒有停下來,他邊舔著尤里的乳頭邊斜上目光看著尤里說:「只有你。」

「你這樣哪裡像處男了!」尤里發飆問,一邊還是氣喘吁吁地,胸口上下起伏。

奧塔別克的唇離開尤里的胸,這次換奧塔別克去吻尤里,他輕啄尤里的嘴,抓起尤里的手覆在自己勃立的陰莖上,在尤里耳邊說:「它只想要你,只有你才能讓它變成這樣。」淫語熱呼呼的吹進耳穴,讓尤里差一點解放出來。他快瘋了,這比任何一個拿奧塔別克來自慰的想像都還要更讓人難以自拔太多太多。

尤里站起來,將礙事的褲子和內褲脫了,奧塔別克穿的是睡褲,更容易脫。他們邊接吻,邊互相用手幫對方服務。小公寓被兩人的呻吟聲填滿,尤其尤里,被慾望主宰的他毫不克制,不斷嬌喘著:「奧塔別克⋯⋯好爽⋯⋯啊⋯⋯唔嗯⋯⋯」

奧塔別克倒是很少開口說些什麼,但尤里知道奧塔別克也很享受。尤里欣賞著奧塔別克略帶隱忍略帶迷離的表情,看得著迷,沒注意到自己那深陷慾望的情色模樣同樣也是對方的催情劑。

他們沒有做到最後,先後在對方的套弄下射了後,他們抱著彼此聊了會天,接著奧塔別克又用手幫尤里做了一次。尤里在奧塔別克的手裡釋放,射得比第一次還慢,斷斷續續地在尤里的抽蓄中分了好幾次才射完全。

尤里在奧塔別克懷中睡去,奧塔別克只停留一晚,隔天又要趕回他的訓練地。

他們一起吃了早餐,在聖彼得堡市區騎著摩托車兜轉了幾圈後,尤里送奧塔別克去機場。

「請了兩天假,雅可夫又要把你念破頭了吧。」奧塔別克說。

「才不管他呢。」

他們在登機口前相擁,沒有接吻,看起來就像普通朋友一樣。

其中的不同只有他們倆明白。

送完奧塔別克,尤里打算去練習場看一下,現在還不算太晚。尤里在生日消失的這兩天,大家傳來的關心訊息塞爆尤里的訊息匣,他也該露面解釋了。

尤里先回到公寓換衣服和帶冰鞋,進到客廳看見桌上放的東西差點沒傻住。

一盒保險套底下壓著一張字條,尤里看了之後先是蹲下埋頭低咒一串難以入耳的髒話,然後拿出照片拍下字條留念。


尤里 :
生日快樂 我愛你
ps. 這東西等我來才能拆封
pps. 下次就一起去買吧
你男友




fin.




___

cwt45 來場感謝!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