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尤維] to follow

*Yuri→Victor
*多年後設定



「你的眼睛,是一雙只見過冰的眼睛啊。俐落透徹,乾脆直接。可只有凍亡或消融流散的命運。」維克多在尤里的左右眼各吻了一下。「所以我希望你今後能看見除了冰場以外的其他東西。好嗎。」

尤里愣著,至今也不曉得維克多烙落在他眼皮上的細語到底是祝福還是詛咒。


尤里今年已經二十二歲了,一個冰場練習的年輕選手們到現在還是喜歡聚在一起看他十五歲第一次進GPF賽那年的比賽記錄畫面。每次只要知道他們又霸佔著電視在看七年前那場比賽的錄影,尤里就會躲得遠遠的。

他至今都還沒有好好看過自己那天比賽的錄影。



別人只看見他精湛的演出,只有他,看見的會是一個因失戀而夾帶著憤怒在拼命滑冰的十五歲男孩。



尤里躲在茶水間,泡熱可可暖嘴。在走廊上,尤里遇見一臉悶悶不樂的小師弟,今年才十一歲,剛加入他們不久。



「你。」尤里喊住他:「下個月就要比第一場大型比賽了吧?」

被他搭話的小師弟驚慌無比,怯懦著回:「對、下個月十四號。」

「喔。」尤里其實沒有什麼事,只是想跟他說聲加油。「好好表現吧。」

小師弟展顏而笑,向尤里道謝後樂呵呵地走開。



尤里想起他的不曉得哪一場比賽,雅可夫為他決定了一套鑲著亮片的粉色連身舞衣,他當時大概就和剛剛那個小師弟差不多大。他很抗拒,和雅可夫說寧願棄權也不想穿,被雅可夫捏著耳朵也還是死命大喊:「不穿就是不穿。除了我自己,沒人能逼我。」

雅可夫也不管他,押著尤里量身後仍然照原設計去訂製舞衣。衣服送來那天,雅可夫抓著他的腳把他沿路從冰場拖到更衣室,因為掙扎而滿身是灰的尤里狼狽地進門,一進門就見到維克多手裡正拿著他的新舞衣打量著。

「尤里!」維克多從鏡子看見進門的尤里和雅可夫。「鏘鏘,你的新舞衣。」維克多舉高手,將那套粉色亮片衣在空中擺阿擺。

「噁⋯⋯」尤里露出萬分作嘔的表情。

「怎麼了?」維克多問:「尤里不喜歡嗎。我覺得很漂亮啊。很適合你這次的曲子。」

「太娘了。我不穿這麼娘的衣服。別想。」

維克多揚高眉,走近尤里,拎著衣服的兩肩對上尤里的身體比量。

「真的很好看。」維克多說:「美麗呢,是不分男女的。衣服也是。」



尤里傻看著維克多的臉。

忽然明白的確什麼叫做美麗不分男女。

他不再說這件舞衣很娘,但仍倔強地說不喜歡這件衣服。

「等你有點像樣的品味,雅可夫就會考慮你的喜好的。」維克多笑說,換來尤里的一串髒話。



在他身邊學到很多,但還是學不會他的從容。

而自己那改不了的倔強最終還是將曾經離他最近的自己推離他身邊。



尤里深呼一口氣,走進休息廳,在師弟們的熱烈歡迎下坐上螢幕前的正中間席。

他坐下時,電視裡的他正進場。



尤里吸了一口杯子裡的熱可可。

熱蒸氣浮上睫間,又想起了了那多年前留在眼皮上的喃喃。



好了,維克多。這次他會好好去看的,關於你所希望他正視的事情。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