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R18] 舞衣之亂

*ㄎㄧㄤ到標題亂取
*奧塔崩壞注意





一早醒來看見尤里發過來的新舞衣試穿照後,奧塔別克便整個人像被掏空靈魂一樣魂不守舍一整天,但他的那張鐵面依舊,所以沒人發現他的異狀。

休息時間,他稱「去上個廁所。」後便帶著手機火速走出練習場。

「奇怪?奧塔別克從不帶手機去廁所的啊。」和奧塔別克同個練習場的選手說。

「一定是去打電話吧。」另一人答腔。

奧塔別克不是去打電話,他真的到廁所去了。他走進最裡頭的廁間,將門鎖上後把馬桶當椅子坐。
他將手機指紋解鎖後,指頭一滑忽略所有顯示在螢幕第一頁的新消息通知,推開一切,點進和尤里的對話視窗。

自尤里發照片過來後,他就一直已讀未回。

那張讓奧塔別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的照片經過裁切,只能見到舞衣的局部一角,貼身的銀鐵色布料在臀部側邊有一道閃電形狀的簍空,以及尤里的手。(尤里在他圓挺有致的緊實翹臀邊比了個惡魔角。)

附帶著照片所傳來的一句話是尤里說:「你可以開始期待了。(devil)(devil)(devil)」

期待什麼?奧塔別克將那張照片打開又關掉,打開又關掉,打開又關掉,打開又關掉,打開又關掉,打開又關掉⋯重複了十數次之後,奧塔別克維持著將照片打開的狀態,整個人很不好地低著頭手撐著廁所牆委靡不振。

尤里到底是什麼意思。

奧塔別克猜尤里半個意思也沒有,大概真的只是想跟他分享新舞衣。所以奧塔別克深呼吸,再深呼吸,再再深呼吸,好⋯⋯沒有,他沒有冷靜下來。還他媽的開始幻想起尤里的屁股不知道掐起來手感有多好。

他不是第一次意淫尤里,先別說尤里的緊身舞衣了,尤里平時的練習打扮就足夠他臆想至少一百種不重複的情境,就算尤里穿的是休閒服裝,奧塔別克也全都沒問題,包含爛品味的部分他都喜歡,只要是尤里・普利榭茨基,不管做什麼打扮、行為舉止如何,一切的一切在他眼裡都性感可愛得要命。

別小看他五年默默無聲的暗戀啊,這五年間他知曉尤里近況的管道只有各種媒體採訪畫面與尤里自己的SNS發佈,如今能收到尤里本人傳來這麼⋯這麼吊人胃口暗示性十足可本人大概沒有其他含義但正是如此才反而更加磨人的照片你要吃空氣吃五年長時間都只隔空嚮往著尤里的奧塔別克一時間怎麼有辦法適應得了。

他聳肩,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再低頭對自己那誠實得不行的生理反應無言相視。他已經很努力了,他好歹至少成功靠推算和弦組成音來辦到不讓練習時血充下半身,也算值得稱許。

奧塔別克再次確認門真的鎖上了。





尤里的皮膚很白,吻痕什麼的,輕輕一含就會種下,瘀青也是,不想在他身上留下瘀青的話得非常非常小心,騎乘式是個好選擇,雖然奧塔別克也很想要從後面來,因為那樣可以看見尤里的後頸。

奧塔別克一直很喜歡尤里的後頸,那塊總是被尤里的頭髮或連身帽整片蓋起的地方,在上次大獎賽見到尤里梳起後髮、白頸赤生生地露出來時奧塔別克簡直不能自已。

雖然也有過幾個粗暴的幻想,但大多時候他還是想溫柔對待尤里。

首先奧塔別克會將尤里的頭髮撥到耳後,這樣才好看清楚尤里的表情。在主題正式開始前,他會先在尤里的額上留下一吻,而尤里會瞪他或是露出困惑的表情,當奧塔別克真正朝近尤里的唇靠近,尤里會因不知道該不該張嘴而遲疑,奧塔別克會摟著尤里的腰,輕輕地摟,讓尤里不要害怕,也不要退縮。

奧塔別克想要慢慢地吻他,吻遍他全身,直到尤里受不了,又倔又害臊地主動問:「到底下一步什麼時候開始?」即使尤里說話的音量比平時小上許多,但因為兩人緊貼在一起,奧塔別克還是聽得非常清楚。

他也想要尤里主動跨坐在他身上,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誘惑他,奧塔別克知道尤里是在虛張聲勢,所以他會盡量溫柔地,先從握住尤里壓在自己胸膛的手開始。他想要先說一番愛語,把尤里的武裝卸下之後再好好疼愛他。尤里或許不喜歡被人小心呵護,但由於奧塔別克視他為珍寶,所以他想要細心溫柔地對待他——以上是通常來說啦。誰讓尤里自己傳來那種照片,雖然不是裸照但比坦蕩蕩的裸照更暴力,雖然不是全身照只是放大的一角但比普通的試裝照還更讓人心癢。所以此時出現在奧塔別克面前的,是一個主動無比的尤里,跪在他的兩腿間,賣力地用嘴幫他服務。

奧塔別克靠著每個青春青年腦中都會有的那套腦內立體影像系統快速地排解一發後抽紙巾將自己整理乾淨。他裝模作樣地沖馬桶,馬桶水漩渦轉繞衝向底消失不見,然後又蓄上止水,猶如奧塔別克剛經歷過的心境。

奧塔別克想起自己還沒回訊,他走出廁間,洗了手,盯著螢幕想著該回什麼好。







尤里那頭,等了半天終於收到奧塔別克的回覆。

一個大讚。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