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鐵血/西諾亞馬] 那裡沒有光

後話











我喜歡你身上機油的味道,亞馬基。



西諾牽起亞馬基的手,用臉去蹭,閉著眼對亞馬基的腕深吸一口氣。西諾握著亞馬基的手,露出一貫真誠又燦爛的笑容。

「聞著很舒服。是熟悉的味道。」

亞馬基笑著不語。你喜歡就好。他沒有開口,只在心中默念,但不要緊,西諾聽得見。

「你不再罵我笨蛋了呢。」

有這回事嗎。

「有啊。」

我不記得了。

「你每天都睡不好,所以記憶力也變差了吧。要好好休息啊,你這小子。別讓人太擔心了。」

我知道。

「快天亮了,我們先別說話吧。」

好。













「亞馬基先生!亞馬基先生!」

「嗯?我在這,怎麼了嗎?」

「渦輪又不動了,你可以來看看嗎?」

「好。等我一下。」







金髮側分,半張臉被頭髮遮住的男人穿著工作衫,從鷹架走上雲梯,操控開關讓雲梯轉向,對上另一號倉庫的通道口。

被稱作亞馬基先生的男人是整備隊裡大家所崇拜的對象,年紀輕輕就當上整備監督的位置,大家都相當欽佩他。

「不用特別在意我們的上下關係。」他總是和年輕一輩的整備員這麼說。

大家猜,這應該和他的背景來歷有關吧,亞馬基不喜歡分階層,雖然寡言冷漠,但實際上是個溫柔的好人,大家都這麼覺得。

亞馬基的手腕上纏著繃帶,沒有人知道那到底是多重的傷。

「是『那次』留下來的吧。」

「一定是吧。慘烈的『那次』。」



曾經有一次,亞馬基在大家的面前操作電鋸,電鋸失常,亞馬基差點受傷。有人注意到,亞馬基最先閃開的就是纏著繃帶的那隻手。

「是『那次』的後遺症吧。」

「戰爭的記憶太過深入,身體都忘不掉。」



溫柔的亞馬基有著同樣溫柔的隊員,大家都有共識,不提不問那繃帶的事情。







新來的整備班成員站在一邊看亞馬基修理渦輪。

亞馬基按下開關。

電流聲竄出,比人臉還大的扇葉轉動起來,咯搭咯搭地越來越快,場艙裡轟鳴起渦輪啟動的聲音。亞馬基再扳動幾個開關,其他幾個渦輪也轉作起來。

「先讓它跑個十五分鐘,再看看情況。」亞馬基大聲說,避免聲音被蓋過。

渦輪的風捲起亞馬基的頭髮,蓋眼的那一邊,也被吹了開來。

年輕的整備員有些意外,因為大家私傳亞馬基的瀏海下可能有誇張的疤痕,但實際上,肉眼看來,什麼傷也沒有,有的只是一張五官清秀的臉。









「到底是誰說亞馬基先生臉上有疤的啊。」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可手傷應該是真的吧。」

「但是亞馬基先生的手,怎麼說⋯看起來也很靈活,不像有傷。」

「搬重物也沒有問題。」

「噓,亞馬基先生來了。」













亞馬基裝作什麼都沒聽見,默默地走向飲水機,給水瓶盛水。亞馬基無視背後正用眼神對話的小隊員們,站著一口氣喝掉水瓶一半的水。

喝得有些急,在亞馬基喝的同時,遺外的水從瓶緣流下,沿著亞馬基的手背,落上纏著繃帶的手腕,繃帶吸水的部分成了一片溢散的深色區域。



晚點就會乾。

這幾年都是這樣的。無論沾濕了什麼。

















「亞馬基?」

嗯。

「今天比較晚睡啊。」

今天比較忙。





亞馬基輕蹬,浮上無重力的空間,朝著空間中心盤腿等著他的那個人去。

亞馬基搭上西諾的腿,撐著坐上西諾的腿上。





「今天好像很累。」

有一點。







亞馬基枕在西諾的懷裡。











「不聊聊你今天做了什麼嗎?」

跟昨天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











亞馬基拉著被單,蜷著身睡。

桌邊留著兩個杯子,一杯斟滿了,另一杯剩三分之一。杯下有一圈琥珀色的漬痕,疊蓋了好幾道。

那是每晚他們碰面的入場券。

















「我說,亞馬基。也夠了吧。你這樣會生病的。」

⋯我不會的,你想太多了。

「笑一個吧。」

你好煩。

「偶爾也做點別的夢吧。」

不要。

「亞⋯⋯」

夠了。

「你不原諒我也沒關係。別再找我了。」

安靜一點。

安靜一下。

一下就好。

就這樣就好。

天亮之前。

就這樣就好。





「亞馬基。再讓我說一句就好。」

嗯。

「謝謝你保管著我的遺物。」

嗯。



















天亮了。

但那裡沒有光。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