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維克多中心]窒息的複製

想要毀掉你。

Victor Nikiforov又結束一場比賽,賽評與記者甚至不知道該不該用完美演出來形容,Victor立定的高度,已經到了連身在花滑界幾十年的無論退役選手、教練、或專業粉絲都會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對他評論的地步。


應該要把Victor畫出一般人的界線來評論。無法拿誰與他比較。他是所有人的憧憬。他是特別的。

Victor在Kiss and Cry區笑得燦爛,歪著頭對鏡頭打招呼。他的笑臉出現在冰場中央的電視牆上。出現在電視台的體育轉播裡。出現在無數網路頻道。無限的分流。數不清的手機螢幕。大的。小的。各種尺寸的他。

被所有人用目光舉起,他一直笑著。

為了逐一回應向他投來的閃光燈,Victor走得相當慢,總是要雅可夫來趕。

那些繞在他所經之路的群眾,得走好久才消化得完,人牆依著拴住他方向的紅絨而築,不高,所以天空還是相當寬闊,只是厚得也走不出去,他也沒有要走出去,他只是走向賽場罷了。在走向賽場的漫漫長路上,聽著自己的名字像被調整了各種速率的遲疑,出自不同地方的「Victor」歡呼混疊在一起,他慶幸,自己不必攤開他們一個一個單獨拾起,否則在老去以前還播放不完。

Victor一面揮手一面坐進車裡,在車子開動以前,他都還在揮手,直到車窗被關上為止。他是不會主動關上車窗的,當外頭還有人以期待他有所回應為前提而愛他時。

他會一直招手到只剩自己,一直招手到看見車窗玻璃倒影裡笑著的自己。

得毀掉你。

再換個新的。

在大家看清楚以前,就換個新的。

我是最疼惜你也最不捨你的,但還是要毀掉你。

在任何人之前。為了不辜負你和所有人的心願。

毀掉你再變出一個新的你。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