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一些無法見面的折磨後遺症



拉上窗簾的巴士開過短隧道,被拆解分段的陽光橫掃而來像監獄用來監視越牢者的探照燈,一節一節逐跑,追著他們。

「還要多久才會到啊。」

車開了好幾個小時,尤里和奧塔別克坐在離門最近的雙人座位。

「我也不知道。」

「會去海邊嗎。還是山。」

「兩個都很想去。」

「我想去看峽谷。」

「我也是。」

「想看洞穴。」

「我也是。」

「想淋雨。」

「我也是。」

「你會不會覺得冷氣太強?」

「我來關。」

奧塔別克撐著扶手頂高上身,把冷氣風口轉向。

公路上一路平順毫無顛簸,尤里靠在奧塔別克的手臂上不知不覺睡著了。他睡得熟,當夕陽斜下像半熟的蛋黃漾著暈熱的美味,奧塔別克也不忍心喊他醒來看。

後來奧塔別克也睡著了,靠在尤里的頭上,兩人相倚睡過漫漫長路,直到聽見手機響。

尤里瞇著眼睛,手到處拍找聲音來源。

他皺著一張還充滿睏意的臉,輕觸螢幕停止鬧鐘,眼睛對焦到稍遠的地方,是什麼也沒有的房間天花板。

伸著懶腰站起來,貓咪跳上床,臥進尤里留有餘溫的被窩。

貓咪睡著睡,聽見主人在浴室裡大聲嘆了口氣。接著是溢滿煩躁感的一陣無意義哼聲。和暴躁無比的洗漱聲音。最後才是必須清醒過來的早晨。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