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不約而至@奧尤婚禮



528.jpg



欸,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啊。

下雨的夜晚,坐在車裡聽不見外面的雨聲,雨點一滴一滴在擋風玻璃上拍開,打暈道路視野裡的瀅白路燈和路緣的反光標記,燈火像小煙花一樣舉行無聲的慶祝,和雨刷配合著,一次次洗淨又重語,反覆不停。

「從⋯⋯」前方的紅綠燈轉黃,奧塔別克放開油門,煞車先踩三分之二,再輕輕地補上後面的三分之一,不讓副駕駛座的他感覺一絲震盪。

可以的話,他想一輩子把他捧在手心裡不要他受一點風霜。

那和尤里需不需要別人這麼對待他無關。奧塔別克承認,這其實更像他自己的私慾。想要溺愛他,想要獨佔他。

雖然他很難抓住。

很難安撫。

很容易哭。

很黏人但又不許別人靠得太近。(當然,是除我之外。)奧塔別克補充。

奧塔別克想著想,不由自主笑了出來,尤里覺得莫名其妙。

「是想到沒?」

「我不知道。」奧塔別克聳肩以對。

「你一定要說一個。」

「嗯⋯⋯」

「是在雅可夫的夏令營嗎?」

「不是。」

「那在巴賽隆納第一次一起比賽的時候呢。」

「不是。」

「後來我們去日本玩的時候?」

「你從十歲開始猜,是要猜到什麼時候。」

「你不說,我就只能猜到老。」

「⋯那你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第一次覺得對我心動是什麼時候?嗯?」

還在等紅燈,橫向車左右穿過。奧塔別克趴在方向盤上,側頭看著尤里。

「我不要先說。」

「是我騎車去救你那次?我們第一次說上話那時?」

「不是。」

「在巴賽隆納的夜店看我放歌的時候?」

「不是。」

「那是後來在海邊⋯⋯」

「不——是———你猜得比我還細,還講我。你的腦袋是用什麼單位在計算記憶的,千分之秒嗎?」

「不是,是你。」

尤里嘖了聲。「敗給你⋯」

「我比較想要你在冰上敗給我。」

「那是你的心願嗎。」尤里伸個懶腰。「但不是在床上敗給你了嗎?」尤里側過身去,手搭上奧塔別克的座椅。

奧塔別克搖頭。

「我可不覺得你在床上敗給我。我覺得呢⋯⋯」綠燈了,車子向前滑。

「覺得什麼?」

「覺得這方面還可以較勁看看。」

尤里大笑,拉鬆安全帶讓活動空間展開,能吻到奧塔別克的臉頰。

又是紅燈,車子停下。

奧塔別克轉過頭來,捧著尤里的頰骨回吻。

「坐好。」奧塔別克叮嚀。

「你才是,專心開車。」

「只要你不搗亂。」

「你還沒回答我。不要以為我忘記了。」

「什麼?」

「第一次對我心動是什麼時候。」

「任何時候。」

「我是說第、一、次。」

「我真的想不起來。」

「騙人⋯」

「是騙你。」

「為什麼不肯說。」

「我不好意思說。」

「喔,哈薩克的大英雄也會不好意思。」

「⋯⋯是我們剛認識,在巴賽隆納的賽場,你一結束你的表演滑就笑著飛撲到我身上的時候。你連向觀眾致謝都忘了。」讓人錯覺自己彷彿獨佔了你的世界。感覺太好,讓人深陷。

「⋯⋯哇。」尤里一下聲音軟了下來。「比我想的還要早。」

「但真正喜歡上你是更之後的事了。」

「是什麼時候?」

「我們要到家了。」

「回到家我再問你。提醒我。」

「明天幾點起床?」

「明天要幹嘛?」

「設計師要拿婚禮佈置的設計圖來,你忘了?」

「不是下午嗎?」

「所以你要睡到中午?」

「不行?」

「可以。那我早上拿西裝去給你爺爺,回來叫醒你。」

「我爺爺?」

「我們的爺爺。」

尤里滿意地哼了聲。接著突然拉長音煩躁吼著:「啊——好煩,好多事要做。」

「沒問題的。」

「我們為什麼不在冰上結婚就好?」

「因為你說想要海邊跑車婚禮。」

「奧塔別克。」

「嗯?」

「我覺得好幸福。感覺不會再更幸福了。」

「幸福的時候好事會不約而至,只會越來越幸福。」

「誰說的?」

「因為幸福,所以什麼事都覺得是好事。」

尤里覺得好玩。「這是什麼,哈薩克哲學嗎。」

「是我跟你在一起之後的心得。」

「⋯⋯」

不等奧塔別克把車停好,尤里爬向駕駛座。他想要立刻吻他。

車大燈未熄,光束抓著兩道朝著空中的路。

「糟糕。」離開尤里的吻,奧塔別克突然說。

「幹嘛?」

「車上沒傘。」

「沒關係。淋雨吧。也不壞。」

怎樣都好。只要是和你隨至而來的,都是佳音。






很高興能跟大家慶祝這一天!by C9@2017. 5. 28


__

謝謝願意拿的大家!今天真的很開心!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