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你的新照片真酷

奧塔別克看著尤里的新發文,盡力腦補這張照片的前後發生了什麼事。尤里站在一字排開的重機車隊前,背對著鏡頭張開雙手,逆射鏡頭的車燈讓尤里像站在光裡頭,他的金髮縫入光芒,映出的影子長得伸出取景之外。

而這張照片的配文是:『重機真是煞翻了。』

煞翻了。奧塔別克猜大概是帥翻天的意思。

奧塔別克按不下讚,他有點悶。是不是自己騎車載他所以讓他也開始對機車感興趣了,而這功勞卻回饋在這些來路不明的飆車族上?喔。他有點悶。

自巴塞隆納那一趟回來,每在路上見著類似的車尤里總不自禁多看一眼。初次像樣地交上像樣的朋友,頓時世界裡空缺懸宕的某一部份有了重心,在那個地方,尤里的世界繞著奧塔別克轉,他關注奧塔別克聽過的音樂,逛奧塔別克說讚的品牌,暗自反白奧塔別克在對話中提過的任何陌生字眼另開視窗貼上搜尋,讀個兩行便換句話說吐進對話框,彷彿自己也和奧塔別克在同個圈子裡頭,簡直像在胃裡養了個奧塔別克模擬器。

而真的奧塔別克還不能進到那裡去,那裡就像宇宙初生一樣混沌未成型,沒有名稱也沒有穩能住人的建築,還不適合生物居住,隨便進去可是要冒著被胃酸吃掉的風險。

奧塔別克想了想,決定直截了當問尤里這是怎麼回事。在他煎熬自己是否表現得像管太多的表親大約十秒左右之後。

他很焦躁。並且不懷疑自己會因為這種事焦躁。天知道他從不介意承認尤里對他而言有多重要。雖然他這時還不曉得,自己會比自以為的還遠來得貪心。

『你的新照片真酷👍』

『你終於看到了!🕶️』

『他們是誰?』

『我的新朋友』

新朋友。奧塔別克手摸著下巴,剛好扶住自己垮下的表情。

『我以為他們是白目的小混混

但其實蠻好相處的

他們教了我很多

你應該都知道了

就是 排氣管那類的』

『👍』

『他們說下次練車我可以一起去』

『你會去嗎』

『我才不能 雅可夫管人太嚴了』

『你去的話 有人要載你?』

『當然吧 我又沒有車

⋯⋯我也不知道

坐過你的車之後 好像就不想坐其他人的車了

他們看起來都不太可靠

你想想 如果撞車了 他們拿什麼賠給俄羅斯?』

『也賠不起我。』

『啥?』

『(輸入中⋯⋯)』

『?』

『(輸入中⋯⋯)』

『喂 把話說清楚』

『我覺得我的車很安全。』

『我知道啊 我就是這個意思啊』

『不讓人放心的地方也會盡我的一切配得上』

『你是要說賠嗎』

『嗯』

奧塔別克舒了一口長氣,來回看著上面的話語,確認尤里沒發現有哪裡不對勁。

而趴在食堂桌上玩手機的尤里把臉越來越往臂彎裡埋,雖然這一點也不能給他發熱的臉頰和翻攪的胃帶來任何幫助。肚裡那個還在混沌的地方,空氣越沈越深有了土地的模樣。



再過不久,就可以住人了。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