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好朋友只是朋友

還tag!



他是個老實的衰鬼,從小到大都是。層層考試後進了市中心頂級飯店的櫃台,上班第一週就遇到五個同事同時離職,其中兩個還是不告而別。

艱難時期,所有人都不能按原表休假。他每天忙得像狗,唯一的喘息時間是在茶水間泡麥片的時候。按慣例而言,茶水間是個嘴巴不比耳朵少的地方,所以他也聽說了,不告而別的那兩個是私奔的,可見世間每一樁浪漫不羈的美事背後都有個被犧牲的可憐蟲。

這個月飯店住進一群來比賽的運動選手,他不得不兼起房務工作,「不得不」是主管說的。幸好老天要他更喘,卻也不忘多給他一個能喘的地方,甚至一次多給兩個。自那些運動選手來比賽,他多了在洗衣房打瞌睡和在子母車的巷子裡抽菸的機會。

他很早就拿到了預定住宿的選手名單,這不是個正式的比賽,實際上該說是表演,但大家習慣了什麼都稱之為賽。

為了能讓選手們留下美好的本地形象,比賽前政府還特地來了人跟他的經理開會,希望身為這次比賽贊助合作的飯店,能好好把握這份「難得又榮幸」的交流機會。所以他和其他員工都繃緊了神經在預備這些客人的光臨。

所幸這些運動員每個都相當和藹可親。當然,這是指他們辦酒會之前,這又是另一個很長的故事了,可以放心,在這篇已經足夠囉唆的文裡,不會有人聽到關於這部分的牢騷。

他很早就拿到了入住的選手資料,當然,是指一些制式的書面,有出生年月日和血型,護照號碼跟簽證。這是他對這些即將到來的選手們的所有認識。

直到有位恐怕是粉絲的客人——這種事很常發生,永遠沒人知道這些粉絲是從哪裡得知消息的,也最好不要知道——這位客人在櫃台落下了比賽的宣傳手冊,於是他才真正把這些每天早上懶洋洋吃早餐,老吱吱喳喳聊個沒完的人們和他們的選手身份給連結起來。

聊個沒完,他毫不誇張。尤其是金髮的俄羅斯人和黑髮的哈薩克人。每天都一起下樓,一起出門,一起回來,有時才剛看他們搭了電梯上樓,沒多久兩人又一起從電梯出來,換了衣服準備要去別的地方,每天都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看著兩人每天神采奕奕的樣子,他開始懷疑運動員都有吃藥。

這兩人同進同出,半夜也還見到他們穿著睡衣,在大廳沙發頭捱著頭共用一副耳機看手機影片。而且從他們的對話聽來,他們在大廳待了三小時還覺得聊不過癮,約了要去對方房間繼續聊。

若不是知情,他搞不好會以為這兩個人是瞞著父母偷偷交往的高中情侶。你知道的,畢業後第一次不在爸媽眼皮下在外過夜,平時各自都忙於課業,見面也都在公開場所,總是防上忌下,好不容易逮到校外的獨處機會,恨不得每分每秒黏在一起,期盼多待在對方身邊一會,就會猜中能讓一生難忘的那個夜晚。

若不是看過手冊的介紹,知道他們就像手冊上寫的一樣是知心的摯友,他真要以為這兩人有什麼隱情了。

直到某天,當他從垃圾場回來,他決定收回前面的話。這晚清潔車沒來,所以他穿著雨衣、一個人把垃圾推到巷子尾去丟。那是條隱密的巷子,有點腦袋的觀光客都不會冒險闖入的,那種散發危險氣息的巷子,更尤其在這種求救都不容易聽見的大雨天裡。

可就在那條巷子,他見到那兩個人共撐一把傘,他們腳上同個牌子的皮靴大大方方踩過昏暗巷子滿是坑洞地板的積水,聊得相當起勁,雖然多是金髮的在說。

一輛腳踏車冒雨而來,要從他們背後通過,車者按了車鈴,金髮的那個拉了黑髮那個的手肘,兩人湊在一起把路讓給腳踏車過,但等到腳踏車騎遠,兩人卻也湊得同樣緊,好似騎車的路人不過是順手把本來就會吸在一起的磁鐵輕輕推了一下罷了,在互相吸引的情況下,分開都只是暫時的。

不過,他還記得他們是朋友。或許運動員都習慣了與人肢體接觸。

但當他們在路燈下停下腳步,而隔著傘布透出的接吻影子,就無話可說了,他絕對不是因為雨大而看錯,至少有兩分鐘的吻他再否定也是欺騙自己。

他再也不會輕易相信什麼「我們只是朋友了」的說詞了。就像主管一直對他說的,分擔工作的新同事很快就會來了。都是假的。

他脫下雨衣,回到飯店櫃檯的崗位,那兩個人也回來了。他們一人有一把傘,但一人濕了左肩一人濕了右肩,要不是偷見他們的約會現場,他會以為這兩人連撐傘都需要學。

一個他們認識的選手見到他們,從背後抱住他們兩個人,手才剛放上去就被濕搭搭的觸感彈開。「雨這麼大啊。你們濕透了。」

「對,勸你別往外走。還有,別隨便碰我好嗎?」

「那這麼大的雨你們去哪裡?」

「便利商店。」那兩人異口同聲說。肯定是先套過話的了,他現在都看明白了。

他看著他們吵吵鬧鬧地走向櫃台,他把保管的房卡交給他們,他們繼續吵吵鬧鬧地走向電梯。

他在記錄房卡交還時間時,看著叫喚服務的登記欄位,這兩人從不在同一天需要早晨叫喚。他忽然悟出了什麼。他錯得離譜了,他們才不是什麼晚熟的高中生。

而當比賽結束,他們走了之後,他看著從房務那邊整理出的遺落物品,哈薩克選手的房間有件俄羅斯代表隊的外套,他毫不驚訝。

他看著同事很有道理地推斷,這一定是俄羅斯選手在哈薩克選手的房間落下的吧,他們是好朋友。

「直接通知普利榭茨基吧?」

「嗯,就直接通知普利榭茨基吧。」

他看著同事撥出電話,用營業語氣說了第一個字後,忍不住切掉他的通話。

「你幹嘛?」

「你還是打給阿爾京吧。」

「為什麼?」

「因為他會感激你的。」

他們重撥了電話,電話裡頭,阿爾京說他會轉交給普利榭茨基,請飯店把外套寄給他。

「阿爾京真熱心。」

「他們是朋友嘛。」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