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ACCA/尼吉] 二手菸

還tag


那人低頭點煙的模樣就像祈禱。無論他到哪裡,世界都會為他靜下來。他就是那樣的人,讓你忘了要問什麼,要追什麼,要忙什麼。看著他會忘了人為何要汲汲營營,為什麼不就閉嘴看著他,與他分點平靜就好。

但尼諾不是來和吉恩享受靜止的時光的,他是來給他那樣的時光的,讓他能對著天空閒散地發呆,對著麵包坊的櫥窗好奇,對晚餐期待,不讓那場意外的碎片繼續刮花他的世界。

那人低頭點煙的模樣就像祈禱。所以他總以為飄過來的白霧或許是神諭的一部份。如果世上有神的話。

他是不信那些的。尼諾是個寧願信自己的人。他認為吉恩也不信神。他覺得吉恩不需要神。但實話是,他不敢拆開吉恩的真心,他怕裡頭有他也不曉得的傷在流血。尼諾習慣了說服自己那雙帶著憂傷的無神眼睛是天生就那麼藍的。那話語間不可捉摸的頓號和淡去的語尾音節,也是他生來就理所當然的,如此一來,就不會自擾,自己明明看了他一生,對他還有什麼不明白。

他有次把神諭的事當笑話說給吉恩聽,他經常把夜裡自己深信不疑的事,包裝在輕挑的口吻中,經常把實話給藏在似真若假的語調裡。

而吉恩聽了之後,吸了一口菸,接著用力把煙吹向尼諾。

無預警的尼諾咳了又咳,「你幹嘛?」

「平安符。」吉恩笑著說。說完以後笑還停在嘴角上,輕輕地勾著。

他開始想要相信神旨那類的東西了,僅在這個時候。「沒聽過這麼囂張的二手菸。」他回嘴。

「現在你聽到了。」

道別時,吉恩接著剛才的笑話對著機車上的尼諾說:「別騎太快。煙會散的。」

而尼諾打開家門,沒開燈就走向椅子坐下。他拿起手,嗅了袖口,再抬頭看看無光的客廳,彷彿看見經年累月的時光裡頭,跟著他回家的那些白絲在濛著灰藍色的空間裡竄活。

根本就沒散啊。尼諾的視線跟著菸絲上飄,身體滑下一截。這樣到底是誰在跟蹤誰的世界呢。




fin.
(thanks.莫朵)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