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YOI/奧尤] 還tag

吃橘子
BOX p2
初夜
直播與現場
我只要你好好的
重訓
相逢何必曾相識














4

吃橘子

作客勝生家時,尤里曾和勝生的家人一起窩在暖桌吃橘子。勝生烏托邦的桌上,每天都有一簍盛滿的橘子猶如生活必需品般地每日出現。

商店街的水果攤裡,橘子也堆得高高地,成箱成箱地賣,還便宜得要命。

離開日本後尤里經常想念那個味道。原以為自己喜歡橘子,特地去了趟生鮮超市拎了一網袋裝的橘子回到住所,可吃起來和日本的橘子一點也不同。而他很快便分辨出他其實只是想念那時的氣氛。嘴裡的甜味酸了起來。

這段回憶變成了回憶,一次尤里從粉絲那裡收到了綜合水果軟糖。他打開鐵盒,看見各種沾著糖粉,有著水果形狀的軟糖,好像打開了青春期時經歷的各種滋味。

他先挑了櫻桃口味的,再問身旁的人要不要吃。而對方看了一眼就挑走橘子瓣形狀的橘子味。『被吃掉了。』尤里在心中自言自語。發現愛是能夠穿透時空填補裂縫。











5 BOX p2

(續BOX)

奧塔別克說完之後摀住了嘴,因為不想在尤里回應時發出任何怪聲音。

電話那頭沈默了會,然後是一串乾笑。「你真的夢到這種事?」

「抱歉。」他努力擠出聲音說。「做了很怪的夢。」

「夢本來就沒邏輯。」尤里說。「蠻好笑的。」

而他不好意思告訴奧塔別克,他也做了一個相似的夢,而他的沒被打斷。











6 初夜

相隔兩地的綿長臆想在終於觸得真實的那刻把人變成了野獸,讓他們只顧著運作空腹許久的慾望器官,拼命往可口處尋食。從路燈下一路搏鬥進門,一個人用腳把門關起但稍差幾釐,而另一人默契地補上一踹,門與框撞上的砰響像打板聲請世界安靜,這裡有戲。相摟的他們因親吻搖晃,他邊吻還邊要抽空去挑走不小心吃到的自己的頭髮,對方似乎感覺到,便用手幫他把頭髮梳進指縫,把他的金髮扣在掌心,扶著他的後腦勺更方便接吻,他們靠著牆壁吻了一會兒,直到他拉手帶他進房。











7 直播與現場

賽季時間排定世界鬧鐘以準時在不同時差看對方比賽是他們的日常便飯,望著螢幕總是在那些讓人不自覺屏息的時刻裡頭因心切對方而跟著喜或憾,而接著心緒又在相當微小的間差中冷卻成競爭心。控制力道是門重要的功課,無論是冰上還是心上,學著把留止不散的每幕場上奉還。無暇思考,串流畫面上因他正看著當下的他而沒有盡頭不斷延長的時間條,會在哪停下。











8 我只要你好好的

沈沈的腦袋和灼熱的喉嚨讓他無法下床,一會疲累地睡去一會又被自己給咳醒。

渾身無力的奧塔別克打開手機看時間,發現尤里留了訊息給他,並瞭解到世上有一種關心叫以暴制暴:

『 記得吃藥





要是我半夜還看到你在更新你的音樂頻道

我就把你所有的黑膠唱片折斷 』











9 重訓



>奧塔別克負重訓練羽量級<

「彼——洽——不要煩奧塔別克。」

「喂——聽見沒有,不要煩奧塔別克。」



>>奧塔別克負重訓練輕量級<<

「喂奧塔別克⋯⋯背我去床上⋯⋯」

「喂奧塔別克⋯⋯背我去浴室⋯⋯」



>>>>奧塔別克負重訓練重量級<<<<

「喂⋯⋯奧塔別克⋯⋯我想要你把我抱起來做⋯⋯」



願奧塔別克長壽健康。












10 相逢何必曾相識

奧塔別克閉著眼,嚴肅的眉頭豎著生人勿近的立牌。耳機放的是他這次的滑冰曲。他正集中精神在腦裡模擬場上的模樣,為畫實每個細節做準備。

尤里見到他,擅自在他旁邊坐下。他把手搭在奧塔別克的椅背上。身體並沒有碰到,所以奧塔別克也沒有發現。

尤里待了半分鐘,喝光水壺的水後起身離開。

奧塔別克睜眼,並不曉得有誰來過。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