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香蕉魚深夜60分/英A?] 耳環

香蕉魚深夜60分 第1回

***漫畫本篇+番外劇透
不曉得算是英A還是原作向無CP






**番外〈光之庭〉時間線的幾年之後




















曉再次來拜訪英二時,也是辛去機場接。

曉穿了件時髦的綁帶風衣,辛遠遠見到她時,忍不住在心裡笑,幾年不見的小鬼開始在意外表了啊,靠近看還發現她的眉尾如筆尖收齊,唇上有淡淡的彩光。

英二見到曉的時候也和辛想的一樣。正在客廳看書的他聽見車輪輾壓泥土的聲音,他走到門口那一側的窗前,辛正把車倒進前院,英二見到副駕駛座裡曉的側臉,透著兩層玻璃,也發現了她與上次見面時的不同。

英二猜她興許是碰見誰了吧,人們改變氣質時,經常是因為遇見了誰,被某個誰安定了心意。因為把對方的樣子映在心的深處,於是自己的模樣也都墊著有他在的底,看見的景色,思索與考慮的事情,都會運轉在那之上,運轉在,把某個人放在心裡的條件裡,當離那個人越近,引力作用下,身遭的空氣會因這種作用而改變。

英二放下書,迎向門。正在下行李的曉和辛沒見到走來的英二,曉彎腰把後車廂的行李箱抱出來,辛幫手她一起抬下來,邊碎念她行李真多真重。曉反駁回去,兩人拌嘴,英二看著覺得今天真是好天,日光好暖。

曉站直身時,順手將兩側的頭髮撥到耳後,露出翠色的耳環,只有一耳,她見到英二,興奮地跑來擁抱他。

「你看起來很好。」曉說。

「妳也是。」英二沒忍住先去看那透在光下的綠色,而不是曉。「打耳洞了。」他說。

聽見英二提到,曉搓搓耳垂,「對啊,還以為不痛,所以只打了一邊。」雖然痛哭了,但有人注意到她戴了耳環,她還是蠻高興的。

「妳住樓上,還記得是哪一間吧?」辛插嘴,催趕曉把行李拿進屋裡。

辛把後車廂門關上,走到英二身邊,和他一起看著曉的身影。

「長大了啊,對吧。」辛手插著腰說。

英二小小聲地嗯了一聲,有些心不在焉,思緒似乎飄到別的地方了。辛沒有問英二是不是想起了亞修,那樣問彷彿在說在場有人忘過一樣。

曉在百貨公司買的耳環,遠比不上英二墊在心底的綠色,但他的精神還是不禁離場,眼睛盯著前方盡處,心神往遙不可及的方向去。

亞修不喜歡那個耳洞,對他來說那就是一筆來得正巧的金流所支付的手續費。那幾天亞修忙著從報紙裡找蛛絲馬跡時,英二在他旁邊端詳他的耳洞,他知道亞修不算在意,但也不喜歡。

後來他推敲出那耳洞的來由時,他忽然發起了呆。他來不及填補那個缺口了。在來不及之後才察覺。明明是那麼明顯的傷口。說著他不自由。

曉來寄宿的幾天裡,辛都找不出好的藉口讓曉不要戴著耳環,英二自己都沒發現,他會不自覺盯著曉的耳環恍神起來,有時半秒,有時半分鐘,但在他的腦海裡,也許進入了半世紀那麼長,所以他回神時,老忘記別人剛剛說到哪裡。

辛和英二正好都清閒,陪著曉參觀學校,四處逛街,她想要留學。曉要回去的前一天,辛帶她和英二到高級餐廳吃飯。餐廳在百貨的頂樓,他們乘手扶梯,一層層散步逛著上去。

某層樓裡,曉被一家店的看板吸引,指著上面帶著中性氣質的模特說:「這個人也太美了。」

「有更美的。」辛回答,說完立刻轉頭去找英二,確認他一切都好,但看見他不在這裡,而在另一頭的珠寶精品櫃前。辛看到英二低頭的專注樣子,他拖住曉,在看板前閒聊,讓英二能再獨處一會。

英二過來找他們時,手上提著名牌珠寶的袋子。

「買什麼了?」曉問。

「待會再告訴你。」英二說。



英二送了一對珍珠耳環給曉。

曉知道這價格不斐,猶豫該不該收下,她不知道對英二而言,這是不是家常便飯一樣的事,不曉得如何應對。「其實買一支就好了啊⋯⋯這真的太貴重了⋯⋯」

「沒有再打下個耳洞的話,另一個耳環就收著吧。」英二說。

「太浪費了啦。」

「而且本來就是成對一組的。」英二補充。即使拆開來放,生成一對的東西,也還是一對啊。

「那我就收下了⋯⋯太漂亮了。」曉很不好意思。

看著英二把耳環送給曉以後,手仍攢著珠寶店的提袋,辛在一旁,沒有說任何話。

那晚,辛到英二房間去。他對著木門輕輕敲了兩下,沒有等多久英二就來應門。

辛知道袋子裡不止有給曉的耳環。他太好奇了。不知道英二還買了什麼。

「明天十點出門如何。」辛先找其他話題當開場白。

「好啊。」英二回答。

辛盯著那放在書桌上的名牌紙袋。好想問英二。內心話全寫在臉上。

「是耳環。」見他這樣糾結,英二不等他問,乾脆地說。

「你要戴?」辛發傻問。

「不是。」英二回得淡然。「缺口的地方,還是該填起來。」邊說,邊想起什麼暖煦的事情,眼裡溫潤起來。

「⋯⋯我可以看嗎?」

英二打開盒子時,辛以為會是翡翠,但棉墊上放著的是一對樸素的純銀弧形耳環,未完成的圓形大約九公釐直徑。

「很好看。」辛說。

聽辛這麼說,英二把耳環拿近自己,仔細地看了看,拿著它的動作相當細心,輕碰耳環的指尖和緊望它的黑色雙眼像悄聲細語在說話,好像他們有心電感應似地。看了一會之後,英二把耳環放在書桌上,曬月光,讓它看看,英二現在每日所見的窗外光景,放著它一晚,讓它等待黎明。見過破曉,就不怕天黑。



隔日早晨,英二把它收進放著亞修照片的盒子裡。遲了許久,也許傷口已經無痕了,還是要送給你。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