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電気

ARTICLE PAGE

[BF/英A] 和平的一天

if 世界線
睡不著短打個
不明所以的亞修開外掛芝麻綠豆日常







一身灰衣的送報童在大街口的人行道停下,在這裡等待每天早上四點的送報卡車經過。

他的自行車身捱著路燈桿停靠,露出襪頭的一腳踮著地面,另一隻腳黏緊踩踏板,維持隨時能開溜的姿勢。街道冷颼,送報童稚嫩的臉蛋掛著無辜的八字眉,藍眼珠左右掃蕩,小嘴也緊張地抿起。近半個月來,曼哈頓下城區動盪不安,他也擔心自己倒霉遇上火拼現場,捲入麻煩。

適逢感恩節的這兩週,下城幾家遊樂場接連遭到襲擊,鬧事者都是些陌生面孔,也不明白誰是有意,誰是單純因為受到波及而反擊,場面總是有人先引起騷動後,其他原本不相干的人也莫名其妙打成一片。

類似的情形一再發生,讓人懷疑不是巧合,找不到兇手真正來頭的窘局下,各個幫派彼此懷疑,你來我往間不禁新仇舊恨一一浮上,原本只是外來者與本地幫派的鬥爭,沒多就便惡化成了下城區各個團體針鋒相對的複雜情勢。

一些小人也趁亂作怪,看準留下的亂帳都能算在這陣子的大混戰裡頭,四處打劫,使得人心惶惶。一個由拉丁裔移民組成的幫派甚至引發內部的派系鬥爭,快亡了整個幫派。

亞修最初沒受到波及,不過也多加了人手看守地盤。他也經常在外露面,警示鼠目別來招惹他和他的人。肯恩在這場災難中損失極大,毀了兩間店,毫無對策下,他到亞修常出沒的撞球間求助,想問點消息,但亞修拒絕和他見面。

他派亞歷克斯傳話:「老大說,不是老鼠就別在非常時期來補鼠籠閒晃。」

肯恩聽了,猜亞修大概對於是誰在搗亂有個底了。兩天後,亞修的一個部下被搶劫,對方拿球棒從背後攻擊他,三個人圍毆他。他被發現時已經全身骨折。知道這件事,亞修的臉色相當難看。

亞修的地盤遭襲擊這件事傳到了其他團體耳裡後,大家都在等著看這些鼠輩既然敢動全下城最凶惡的那隻貓,該要死得多慘才是好。

也就在那的三天後,這些事不再發生了。

這些鬧事者像人間蒸發一樣再無蹤影。

聽說,亞修只帶了兩個人,一早出門並在天黑前就回來了,傷也沒帶地回來,拋出一句:「結束了!」臭臉解散等待備援的大家。

波茲問和亞修同行的亞歷克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們去了一間公寓,老大自己進去,幾聲槍響後他就出來了。」

「是誰的人?」

「我沒看清,只知道他們說的不是英語。」

「那老大心情為什麼這麼差呢?」

「那個啊⋯⋯」亞歷克斯確定亞修已經走遠聽不見他之後才說:「他解決那些混混之後,突然記起今早他出門前忘記按電鍋了,沒煮白飯⋯⋯」

「老大又要被英二罵了啊⋯⋯」

「是啊⋯⋯」








趕著回家挨罵的
和平的一天

fin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テンプレートに関するご質問・不具合のご報告の際はご自身のブログアドレス記載必須です
ご質問の前に必ずお読みください ↓
FC2テンプレート ご利用時のお願い